回心光網首頁
    優活健康網心光網
文章聯播心光E報會員專區
首頁HOME>情緒紓壓>拿回工作發球權
》拿回工作發球權
心光網 / 心光網編輯部

還有另一種解決不良主雇關係的方式。

我們的程序是一套實用的四步驟方案,當中結合並特別強調自我照顧活動與自我管理技巧,我們稱之為「4D」。每一個D代表一組非常明確的行動,能讓你用來改善與頂頭上司的關係。4D需要你相當程度的投入,讓你目前的情況很可能因此不再惡化,而這個程序至少將賦予你拿回工作發球權的具體工具,程序如下:

1. 察覺(Detect):認清自己處在一個有害的主雇關係中,並了解這個狀況如何影響你。

2. 脫離(Detach):接受你無法改變老闆的事實,並想辦法拿回你的工作發球權。

3. 切割(Depersonalize):學習不把老闆的行為視為針對你個人,並尋找在工作環境中滿足自身所需的方法。

4. 處理(Deal):擬定一個防護計畫去處理你和老闆的關係,並設計一項拓展個人職涯的策略。

我們將告訴你如何拿回你的工作發球權,和處理好你和老闆之間的關係,讓你在工作中享有更大的滿足感和控制感。在我們引導你進入4D方案的過程中,你將發現你「真的」有選擇,即使那個目前掌管你的人,讓你感到憤怒、虛耗青春、沮喪或很想一走了之。


察覺

我們從第一個D──察覺開始。這是任何一個身陷痛苦主雇關係中的人,很可能循環經歷的八個可預期階段。認識這些階段將有助你確認自己在循環中的可能位置,了解你的處境後,你才能開始掙脫這段痛苦的關係。這八個階段分別是:


1. 蜜月期:你和你的老闆仍保持最好的互動模式嗎?你是否忽略了任何潛在衝突的早期跡象?

2. 內心警報響起:你的老闆說了或做了什麼讓你感到不安、焦慮或擔憂的事情?這件事讓你驚訝或意外嗎?

3. 重新贏回關愛:為了恢復你和老闆之間最初的善意,你是否更努力地工作?你是否付出額外的時間或努力,想贏回他的青睞?

4. 失望浮現:你是否發現你的老闆不是你預期的那種人?你是否發現自己迴避與這個人接觸,或開始向其他人抱怨?

5. 演練與改正:你是否沉迷在你和老闆之間的對話、電郵和會議中?你是否在心裡反覆改正上一次的遭遇?

6. 憤怒並指責:你是否對老闆時常感到憤怒和厭惡?你是否會惡意攻擊、生氣,或盼望這個人消失?你心裡是否一直想著報復的方式?

7. 心痛變胃痛:你是否有身心耗盡的感覺?你是否出現頸背疼痛、胃潰瘍,或其他對「老闆」產生的生理狀況?

8. 絕望期:你是否感到自己困在這段主雇關係中,且看不到出口?你是否覺得筋疲力盡、憂鬱,且孤立於家人和朋友之外?


為進一步說明每個階段,我們用布萊恩和他的新老闆理查的關係為例。


階段1:蜜月

理查掌管一家美國全國性銀行在中西部小分行的商業貸款部門。自芝加哥分行的商業貸款副總職位退休後,他轉調接任這個職務。理查在商業貸款界有不錯的聲望,他年輕、進取、創新,並且被視為商業服務部門的專家。

接掌芝加哥新職的理查手下有四十名員工。這個分行的商業貸款部幾乎和他之前工作的整個分行一樣大,芝加哥辦公室的成員都很高興能有一位精明幹練、積極和成長取向的新領導人。

過去三個月來,布萊恩擔任商業貸款部門的代理經理。隨著理查到任,布萊恩也恢復他之前的副理職務。布萊恩歡迎新的領導人,他知道他的團隊需要全新的想法和正面的能量。他期待理查為他們帶來明確的方向和新生氣。

當布萊恩在理查的到任日抵達銀行時,他的新老闆已經到了,並且正埋頭工作。理查在座位上檢閱布萊恩前一晚小心整理出的一堆報告,布萊恩伸手問候理查,他微笑、和他握手,並且說:「謝謝你這些日子的代班,看來你做得非常好,往後要多多仰仗你豐富的經驗。」

布萊恩很快地說:「謝謝你,理查,我們非常高興你來這裡。你需要我向你說明這些報告嗎?」理查搖頭:「目前還好,我們何不這個禮拜再找一天談一談?」布萊恩有點失望,但體諒他的老闆需要一點時間適應新工作。


上述情境屬於主雇關係的第一階段,與新老闆的初期接觸。蜜月期的開始有幾種方式:開始一份新工作、晉升到新職位、調職,或管理階層變動。蜜月期的長短可以從一天到一年,但也有蜜月長達數年的極少數案例。在主雇關係的這個階段,有兩個重要表現:


1. 每個人都展現出他最好行為的一面。

2. 每個人都自然地忽略某些暗示對方可能有問題的初期警示。


初期的警示是什麼?以布萊恩的情況為例,線索是非常隱約的──他的新老闆輕易地打發了他。理查沒有花時間和布萊恩開會,反而叫他離開。

警示可能是你的未來老闆在你第一次面試時,讓你枯等了一個半小時。或者是你目擊了一位看似友善的主管,用挖苦、諷刺的語調對接待員說話。其他例子包括新老闆在上班時間身上散發出酒味、你的老闆在關係開始不久就主動吐露他的個人問題,或你發現新主管每次都在你說話時打斷你。

我們為什麼忽略這些早期的跡象?最簡單的答案是我們不想破壞這段蜜月期。一般來說,我們都帶著強烈的成功渴望,進入一段主雇關係。我們和那個人沒有過節,且沒有包袱。這份工作可能有前景,而我們希望能成功。對一段良好主雇關係的渴望,加上在財務與專業上成功的期待,經常導致某種形式的否認──我們蒙蔽了自己的感知能力。


階段2:內心警報響起

第一週的最後一個上班日來了又去,布萊恩沒有接到理查的開會通知。他猜想理查一定是忙著適應他的新職務。有一個布萊恩持續參與的規範會議──代表商業貸款部門提出報告,他收到了出席下一次會議的確認通知。

就在布萊恩走向會議室的同時,理查的秘書安攔住了他,並且說:「理查說你不需要再參加這個會議了。」布萊恩很驚訝,但很快恢復鎮定:「他要我向他簡報這些會議之前的內容嗎?」安回答:「我去問他。」

一分鐘後,安回來了:「他說他可以處理。」布萊恩不知所措,他覺得自己在秘書面前出糗了。在他走回自己辦公桌的途中,他仍不確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。他只覺得自己被邊緣化和被排擠了。


現在我們進入了第二階段:內心警報響起。這個階段也是所謂的沉淪感階段。這段期間,奇怪的事情發生了。最初滿懷的期望,現在似乎每況愈下。你並未改變,但老闆對你的態度顯然不同。

那個一開始對你的想法似乎很有興趣的人,現在處處反對你的提議。曾經對你的判斷表現出絕大信心的老闆,激烈質疑你做的每一個決定。一度盛讚你的付出為「無價」的主管,突然將你排除在重要會議之外。

這類事件敲響你內心的警鐘後,你的身體開始反應。你的五臟六腑可能出現空虛感,你的思緒開始快速翻轉,心跳也加快。你可能發現自己無法不去想,或避免與老闆的互動。你不想承認,但某部分的自己確實知道,蜜月結束了。

因為你還想相信和這個人的關係會變好,你試著淡化這類事件。你可能會告訴自己這是單獨的事件、一次誤解,或是自己太敏感了。然而,另一部分的你還是納悶到底怎麼了。也許是你的內在警鐘正努力警告你即將到來的人際險境。


階段3:重新贏回關愛

僅管理查總會在辦公室與布萊恩相遇時,親切地說聲:早安。布萊恩開始對他在新老闆心中的地位感到不安。他想知道老闆對他的期望,而他也很想要理查釐清他身為副理的權責。

布萊恩決定主動要求和理查開一次會。他試著透過理查的秘書安,排定一次會面。安告訴布萊恩,理查會再通知他。為了確保他和新老闆的會面,布萊恩進一步寄出一份自己的行事曆給安,建議幾個他和理查可以會面的時間。布萊恩還附上一份他的工作內容說明,以指明他想在這次見面討論的主題。

僅管他如此費力,布萊恩還是好幾天沒收到任何消息。到星期五,他直接跑去問理查:「你找到我們可以會面的時間了嗎?」理查立刻回道:「我現在忙到不行,你知道自己的工作,做就對了。」那天稍後,布萊恩收到安發出的電郵,通知他兩週後可以和理查開會。雖然不滿意,布萊恩還是感覺鬆了一口氣。


面對多變的情勢,你自然會想把關係導回最初正面的方向。因此進入第三階段「重新贏回關愛」。身為員工,你把精力集中在恢復自己與老闆的關係上,你希望藉由加倍努力,證明那個「不快的」事件只是一時的短路,不是逐漸成形的模式。

舉例來說,你可能會加倍展現出你是令人愉快的、有用,和樂於合作的工作夥伴。你也可能努力用更高的生產力和更亮眼的成績,贏取老闆的讚賞。或者是靜靜地做自己的事,不去招惹老闆,希望保持低調能緩和情況。

在努力展現最好一面的同時,你的心智也超時運作,試圖找出老闆不友善行為的原因──為什麼我會受到誤解?老闆對我有什麼錯誤的印象?我可能做錯了什麼?我是否無意間做了什麼讓他不高興?這些令人困擾的想法日以繼夜揮之不去,並帶來一些不舒服的虛脫感。


階段4:失望浮現

兩週後,布萊恩坐在理查的辦公室裡。他帶著充分的準備赴會,要討論他的職務並釐清新老闆希望他達成的業務目標。雖然他試圖主導對話到討論他的工作內容,理查卻朝著完全不同的方向。他拿出他新購房屋的照片,然後鉅細靡遺地訴說從郊區搬到市區對他的家庭是多大的轉變。

十五分鐘後,布萊恩尖銳地說:「我們何不談一談你對這個部門的一些規畫?」理查的臉色變得嚴肅,他搖搖頭說:「我們必須更精簡。我不知道你怎麼看待自己的薪水。我之前待的分行,我們不會付這種薪水。」

布萊恩沒有準備要討論這個主題。他大為震驚,以致脫口說出:「我了解你可能習慣看到比較低的薪資,但這裡是芝加哥,生活支出很高,而且我們都非常努力工作。」理查聳聳肩說:「那我最好看到一些超級英雄式的成績來搭配這種薪水。」


一旦失望浮現,你必須承認你的老闆遠不及你的期望。幾件令人不安的事情發生了,蜜月已是遙遠的記憶。現在,如果你的老闆言行不一,你會把這種行為解釋成他的管理風格

──而非無害的錯誤。或者,你會發現將你排除在重要會議之外的老闆,也在他的電郵通訊錄裡刪除你的地址。也許那個幾星期前情緒失控的上司,逐漸變成一個慢性的打壓者。又或者,那個無法正面壓制任性下屬的主管,現在怎麼看都像個懦夫。

在布萊恩的案例中,他的失望是多層次的。首先,他在理查到任前就期待自己的表現能得到一些讚賞。其次,他希望自己的新職務能有明確的界定。第三,他期待聽到新領導者的未來規畫和願景。基本上,他期望和一位不同類型的老闆能有一場不一樣的會議。現在,布萊恩知道,他面對的是一個輕視屬下、只關心自己、低估他的貢獻,並且對他的工作帶來隱約威脅的雇主。

在失望期間,你會感到生氣、受傷、困惑、遭到背叛和處處被打壓。你可能會有說對方壞話的強烈欲望,你可能希望他消失,或許還會發現自己盡量避免和這個人接觸,並對他的任何失敗幸災樂禍。


階段5:演練與改正

會議結束後,布萊恩非常震驚。他無法相信新老闆會從感謝他的努力,變成挑戰他的工作價值。他開始檢討他們有過的少數幾次對話,他懷疑自己把一堆報告留給理查是否適當。他向妻子描述這一連串的事件,她也感到驚訝和困惑。到他躺在床上,仍不斷回想過去幾週的遭遇,努力想找出哪裡出錯。


在演練與改正階段,你試圖藉由一再地回想這些事件,重新控制你的處境。為了找出哪裡出錯,你問自己(和其他人)許多問題:「我究竟做了什麼招來這種待遇?」「你覺得這件事合理嗎?」「如果你的老闆這麼做你會怎麼辦?」「我瘋了嗎?」「誰能在這種情況下工作?」

如果你正處在演練和改正期,你會長時間地沉迷在這些事件中,你會鉅細靡遺地回想和檢討你們之間的對話、電郵、會議和其他互動。陷在演練與改正期的人,經常會向朋友、家人和任何願意聽的人,吐露他們的挫折、痛苦和困惑。在這段期間,你或許會懷疑自己的心智是否正常,並且深受自我否定之苦。


階段6:憤怒並指責

時間一週週過去,布萊恩愈來愈沮喪。理查持續排擠他。布萊恩做的是最基本的工作──他仍負責監督幾位放款職員,但他不再涉入策略規畫或決策。和其他人一樣,他收到的是理查宣布部門方案和政策的電子備忘錄。每收到一封這樣的備忘錄,布萊恩就更憤怒。

某天,布萊恩正在更換一桶五加侖的飲用水時,理查剛好走過。路過的時候,理查說:「這是我付錢請你來做的事嗎?」布萊恩笑一笑轉身完成他的工作,但他的內心是「狂怒」。他對自己說:「不是,你這個卑鄙小人。你付我錢其實是讓我來拯救這個大家都不想幹的部門,因為他們都被你徹底地貶低。」


當你進入憤怒並指責階段,你其實已經用若干方式表現出來了。由於自覺深受情勢所害,你會很容易生氣,讓其他人看到你有多不快樂。許多處在這個階段的員工,會抓住每個唱衰老闆和幸災樂禍的機會。你可能會用比較差的工作表現對抗你的迫害者,或用其他方式報復。因為你已經受了傷和失望了好幾次,你很難不用負面的角度去評價你的雇主。事實上,在這個階段,盼望(和想像)對方消失是很普遍的。


階段7:心痛變胃痛

到這個時候,老闆的行為已經讓布萊恩出現一些生理狀況。他會在夜晚磨牙,好像還有慢性的頸部疼痛。他吞止痛藥的頻率愈來愈高,當他看到理查寄來的電郵,便無意識地開始按摩他的後頸。

健康檢查的時候,布萊恩的醫生對他說:「我想你是因為某人,而不是某件事情在受苦。工作上出了什麼問題?」


至此,與老闆互動造成的心理與情感痛苦,已經轉化成生理上的疼痛。在心痛變胃痛階段,背痛、頭痛、慢性消化不良、下頷關節炎、胃潰瘍、失眠、慢性疲勞或高血壓,都是很普遍的情況。有些人會有體重爆瘦或暴增的現象。若你已到達主雇關係的這個階段,可能會有身心俱疲的感覺,每天早上能夠下床,都像是完成一件重大任務。


階段8:絕望

經過幾個月與理查的搏鬥,布萊恩身心俱疲。他現在懼怕上班,連每天早上起床都很困難。每當他看到理查和另一位銀行同事說話,他立刻想到最糟的事情──他的新老闆在說他的壞話。過去喜歡與人交流的布萊恩,變得退縮和壓抑。


絕望是一種慢性的心理、生理和情感耗竭的狀態。若你到達這個階段,可能會感到憤怒和消沉。你的自尊盪到低點,你的健康受損,甚至可能暴飲暴食,或厭食、酗酒和過量吸煙。你的睡眠模式可能被打亂。在絕望階段,長時間睡眠後仍感疲倦並非異象。

許多達到這個階段的人會進入孤立模式──除了隔絕老闆的接觸,他們也會疏遠家人和朋友。他們不再參與個人喜好的事情、運動和社區活動。這也讓問題更嚴重。

此階段的另一個面向,是有好鬥和想法偏激的傾向。若你有偏執的症狀,每當你看到老闆和某人低聲說話,你會假設對話的內容是關於你的負面評論。你甚至會懷疑老闆侵入你的電郵帳號,或竊聽你的電話。

僅管你可能絕望地想辭職,目前極度不良的身心狀況卻讓你無法順利找到新工作。對於開始另覓飯碗的前景,你感到挫折、氣餒和筋疲力盡。整體的感覺就是被困在一個沒有出口的情境中。

布萊恩的故事並非獨立的事件,有許多人目前就處在一段不良主雇關係的八個循環階段中。你現在的感覺可能就和布萊恩一樣,或者是處在一個不同,但類似的不安狀態。

你可能發現自己有下列某種行為:鑽牛角尖、逃避現實、自我懷疑、狂生悶氣、盼望老闆消失、對老闆的失敗幸災樂禍、唱衰對方、當面對質、意圖報復,或完全不理他。

再檢視一次不良主雇關係的八個階段:


1. 你還在蜜月期嗎?

2. 內心警報是否已響起?

3. 你想更努力工作以重新建立你們的關係嗎?

4. 失望是否已經浮現?

5. 你是否發現自己一再演練與改正你和老闆之間的互動?

6. 你對老闆生氣嗎?你是否將目前的問題歸咎於這個人?

7. 這段關係造成的情感和心理痛苦,是否已轉變成某種生理上的疼痛?

8. 你認為自己到達絕望狀態了嗎?


如果你辨識出八個階段和十種處理行為中的任一項,即是採取了第一步行動:察覺自己正處在一段不良的主雇關係中,而且這段關係已對你產生負面影響。想想該如何找到拿回自己工作發球權的切入點;如果你能知道自己處在循環的哪一個階段,就能自行找到出路。恭喜!你已經完成的4D的第一個部分。

你將能夠辨識出你的老闆是玩弄權威、混淆視聽,或是自認永遠不會犯錯。你也可能會發現,你投效的是一個因為吐露太多個人資訊,並要求太多情感支持而模糊了權力界線的人。如果你的老闆是一位不情願的領導人,你將會清楚發現他如何避免做出困難的決定,讓你和其他同事孤軍奮戰。或者你也會發現,主雇關係差是因為管理階層變動,或政治因素任命所導致的負面結果。

本文作者/凱薩琳.克羅利、凱蒂.艾斯特

摘自<別讓混蛋老闆綁架你>

時報文化出版社發行

服務條款|隱私權保護|轉載授權|免責條款|聯絡我們 
本站資訊僅供參考,不能取代醫師及醫療專業人員之當面評估或治療。   到網頁最上方

Copyright © lightweb.uho.com.tw All Rights Reserved By 優活健康傳媒(股)公司。疾病保健 | 健康生活 | 心靈療癒 | 女性話題 | 月子餐/小產餐
以上內容皆由各著作權所有人所提供,請勿擅自引用或轉載,並僅遵循 醫事法 醫療法 藥政條例《藥事法》、《食品衛生管理法》、《化妝品衛生管理條例》等相關規定,若有違相關法令請按<聯絡我們>,我們將以最快速度通知各著作權所有人且將本文章下架,以維持本平台資訊之公正性及適法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