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心光網首頁
    優活健康網心光網
文章聯播心光E報會員專區
首頁HOME>情緒紓壓>不要追求理解 做最簡單的事
》不要追求理解 做最簡單的事
心光網 / 心光網編輯部

我並不是自然而然就進入這個密集學習的環境,也是經歷過一番「心態的調整」。

第一項調整源自我從琳達身上學到什麼是廣義的真相。事先已有人警告我,琳達很好辯,但熱衷追求靈性修養。我走進她的公寓,自我介紹,她的眼神落在我手腕上的佛珠。

「高柏格,對吧?」她說。
「是。」
「父母是猶太人?」
「是。」
「家鄉是哪裡?」
「波蘭。」
「但你像我一樣接受猶太教養,不是嗎?」
「是的。」
「那為什麼戴佛珠?」
「大學時我主修哲學,對佛教產生興趣,佛教的價值觀讓我覺得特別親切。」
「你吃肉嗎?」
「吃啊。」看到她失望的表情,我又補充一句:「我不是虔誠的佛教徒。」
「我就知道!你是猶佛徒。」
「妳說什麼?」
「文化上你是猶太人,聽口音我猜是東岸的猶太人。精神上你延襲遙遠的傳承,也許是兩千年前,甚至更早。」

我環顧她的居家工作室,看到三尊佛像、一個十字架、兩個經文盒(mahzuza;猶太人將經文放在銀製容器裡,釘在入口處)、幾本伊斯蘭的書、一尊印度象頭神、以希伯來文寫成的很古老的塔木德(Talmud)、數種天主教念珠。五花八門的宗教用品讓我想起菲爾斯(W. C. Fields)的一則傳說;他是三○年代與四○年代優秀的喜劇表演者,也是敢言的無神論者。菲爾斯臨終時,一個朋友去探視,發現他躺在床上讀聖經。朋友大吃一驚:「菲爾斯!你讀那個做什麼?」菲爾斯抬頭說:「比較保險。」

我起初以為琳達具體表現出這則故事的精髓,但很快就發現不是。第一次探視我便待了四個小時,大部分都是聽她說。琳達談得那麼熱切,彷彿知道沒有多少時間可以分享她的理念了。她並不是為了保險,對她而言,什麼人在什麼時候說了什麼並不重要,不論是佛陀、耶穌、甘地或免費送餐服務的人。對琳達而言,有些觀念是不受時間限制的,不論是以什麼方式包裝。我試著在書中傳遞我從安寧療護經驗中體會到的永恆觀念:那可能是披著佛僧的袈裟,透過伊斯蘭諺語的莊嚴精神靜靜流露,或是蘊藏在一針見血的中國哲學思想裡,或包含在基督教基本信念的同情精神裡。

我必須做的第二項調整是觸碰。我擔任過大學語言診所的所長,我的責任之一是不斷提醒學生不要觸碰患者。八○年代是特別好訴訟的年代,從事兒童工作的人有時會被控性騷擾。因此我教導學生「不可觸碰兒童、青少年(尤其是青少年!)甚至成人。」但在安寧病房,我學到一件事,患者與我及任何人之間,最重要的人性接觸就是觸碰。對他們而言,這是生與死之間的情感橋梁。當語言皆休,聽力漸失,他們還能透過我的手感受到另一個人的存在。在這種情況下,親切的握手、親吻或甚至擁抱完全與性無關。

第三項調整是明白「重點不在我」。當患者對我生氣,或喜歡另一位志工甚於我,都是在表達他的需求,而不是在批判我的能力或性格。在安寧病房,一切都是以患者為中心──而不是提供照顧的人。

第四項也是最困難的調整是:向親友解釋我如何看待自己去參與服務對象的生死。舉例來說,我第一次嘗試向非安寧療護圈的朋友解釋我的志工工作,他說我可能患了「德瑞莎修女症候群」,意指我有極端的慾望要解救別人,且做到超乎多數人會想要做或能夠做的程度。我要如何讓大家知道,對很多擔任安寧志工的人而言,志工工作是如此深刻與強烈,幾乎像是不得不然?有一個很好的寓言可以說明我們人類自然會去做的事──理由很簡單,就只是因為我們是人。大意是這樣的:你坐在一個地方和朋友靜靜談話,這時你看到一個盲人走向懸崖。你難道不會在盲人跨出懸崖跌死之前跳起來阻止他嗎?這個簡單而明顯的反應是人性的基本表現。對我而言,安寧病房是一直存在的懸崖,無數的盲人朝懸崖走去。我與許多志工所做的不是什麼英勇事蹟,同情與照顧臨終者的需要嵌在我們的DNA裡──當我們視人如己時,自然都有能力去做。

西藏佛教相信來世,他們稱死亡到轉世之間為中陰。中陰主要是指死後,但我發現同樣適用於其他的時間或地點──當我們以為很穩固的「真實」變成像豆腐一樣脆弱時。我通常都是在這種不確定的時候獲得最深的體會。對我而言,陪伴臨終者的經驗為我開啟了智慧之門,那是我透過其他任何經驗都無法發現的。我的老師(安寧病房的患者和工作人員)一再讓我明白,不要追求理解,而要直接去做最簡單的事,從清倒尿壺到將一匙冰淇淋送進一個無法使用雙手的人口中。

在安寧病房裡沒有人可以只做觀察者──根本不可能。有時候患者與家屬會請你做一些事,你因此無可避免必須做一個參與者。科學家布朗諾斯基(Jacob Bronoswski)一九七三年寫了一本書《人類的攀升》(The Ascent of Man),書中說要了解這世界不能只是透過思考,而要透過行動。*我發現同樣的箴言也可用於了解我的癌症、人生以及可能提早來到的死亡。

十五世紀時,天主教會提供一套經文叫做《死亡的藝術》(拉丁文是Ars moriendi),為臨終者與照顧者提供實用的指引。英文翻譯本《死亡藝術之書》(The Book of the Craft of Dying)將全書的教誨濃縮在一句話裡:

懂得死才知生的真義,
凡學會認真活著的人
必然已學習過死亡。


本文節錄自/我願意陪伴你:點亮生命的九堂課
出版社/張老師文化
作者/史丹.高柏格

服務條款|隱私權保護|轉載授權|免責條款|聯絡我們 
本站資訊僅供參考,不能取代醫師及醫療專業人員之當面評估或治療。   到網頁最上方

Copyright © lightweb.uho.com.tw All Rights Reserved By 優活健康傳媒(股)公司。疾病保健 | 健康生活 | 心靈療癒 | 女性話題 | 月子餐/小產餐
以上內容皆由各著作權所有人所提供,請勿擅自引用或轉載,並僅遵循 醫事法 醫療法 藥政條例《藥事法》、《食品衛生管理法》、《化妝品衛生管理條例》等相關規定,若有違相關法令請按<聯絡我們>,我們將以最快速度通知各著作權所有人且將本文章下架,以維持本平台資訊之公正性及適法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