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心光網首頁
    優活健康網心光網
文章聯播心光E報會員專區
首頁HOME>情緒紓壓>帶走壞情緒,讓故事重新開始(下)
》帶走壞情緒,讓故事重新開始(下)
◎ 圖文整理/心光網編輯部

察覺過度推論
另外一個資料不足時可能犯的錯誤則是「過度推論」,亦即我們根據某些資料做出某些結論之後,就把這些結論大舉擴充,用來解釋事情的所有層面,這種狀況有時候也會造成嚴重的偏誤。

所以,我們得小心提醒自己別把局部的結論,大舉推論到所有層面的解釋之上。
例如,你可能從小就認定父親對家庭缺乏責任感,這是你長期觀察以及聽母親不斷訴苦得來的結論;但是,當你成年後有機會得到更多關於父親的資料時,可能會驚訝地發現,父親對朋友的託付往往是「使命必達」。這個父親和你一直以來認定的那個父親有很大的不同,而這個新發現推翻了你以前的結論。這種現象在人文科學研究中經常發生,主要原因就在於研究者根據有限的資料,做了超出限度的推論,這種過度推論讓我們偏離事實更遠。在探究自己的生命故事中犯下過度推論的錯誤,最可怕的後果是誤導我們對後來出現的矛盾資料視而不見。以上例來說,你可能在發現父親在某些層面的責任感如此之強時,把這當成是不可能的事,寧可跳過這些資料也不願意反省自己是否犯了過度推論的錯,也因而阻礙了自己得到一個更完整故事的可能性。

臣服於更大的可能性
很多時候,當我們書寫現實生活中仍在上演的故事時,往往認定未來只有某種可能性,然後就在這種可能性中耗盡心思,反覆思量,開始埋怨書寫不但沒能幫忙解套,反而讓我們倍覺身心困頓。

其實,有問題的不是書寫本身,而是我們那飽受局限的想像力,它認定事情只有一種可能性,也因而謀殺掉其他同樣活潑的可能性。故事的可能性就像蒲公英乘著風起飛時,傳播到每塊土地上的種子,我們很難預知哪塊土地接著就要冒出下一株蒲公英。做為一株蒲公英,它不能執著於非得要在哪塊土地上才肯發芽,它必須先臣服於風,再讓土地和氣候等更大的條件為它決定萌發的時機。而做為一個故事的書寫者與參與者,我們同樣無法要求故事只能以某種可能性發展,或者認定故事就只有某種可能性。因為故事的發展所涉及的變數,就如同種子發芽般複雜,我們可以盡量選擇對的時節和土地播種,但同樣難以預知故事會從何處冒出新枝芽。

所以,書寫發展中的故事時,我們必須時時提醒自己臣服於更大的可能性,放手讓宇宙的力量去運作,也許她會如我們所料地在某處開出某花,也許她會在意料不到之處結果。但總而言之,這不是我們一個人就能決定的事,有更大的力量在故事其後運作著,所以,與其只認定、期待、接受一種可能性,不如臣服於宇宙更高的智慧,讓她為我們開顯出更適切的可能。

當我書寫一個生命的難局,對它的可能性充滿疑慮或執著時,我會默念或抄寫以下這對文字來安定心神:
我知道我現在仍然○○(填入對現況適切的形容詞),我如實地接納我的感受及現階段的狀態,並且不加以評斷。我承諾在我尚未獲得內在平靜之前,我會更小心照顧自己,並且不急著做出任何決定;我願意繼續聆聽內在更高智慧給我的指引,向更多的可能性開放自己。我相信,萬事萬物都會有它們最適切的發展;我相信,宇宙會公平仁慈地對待我,我願意等待更適切的發生。

相關連結:帶走壞情緒,讓故事重新開始(上)


(本文作者/蔡美娟 )
(摘自/生命書寫一段自我療癒之旅/心靈工坊出版)

服務條款|隱私權保護|轉載授權|免責條款|聯絡我們 
本站資訊僅供參考,不能取代醫師及醫療專業人員之當面評估或治療。   到網頁最上方

Copyright © lightweb.uho.com.tw All Rights Reserved By 優活健康傳媒(股)公司。疾病保健 | 健康生活 | 心靈療癒 | 女性話題 | 月子餐/小產餐
以上內容皆由各著作權所有人所提供,請勿擅自引用或轉載,並僅遵循 醫事法 醫療法 藥政條例《藥事法》、《食品衛生管理法》、《化妝品衛生管理條例》等相關規定,若有違相關法令請按<聯絡我們>,我們將以最快速度通知各著作權所有人且將本文章下架,以維持本平台資訊之公正性及適法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