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心光網首頁
    優活健康網心光網
文章聯播心光E報會員專區
首頁HOME>情緒紓壓>回溯前世 - 再見 朋友
》回溯前世 - 再見 朋友
心光網 / 心光網編輯部

這己經是幾年前的個案了,他來到這裡的原因,是想要尋找一段遺失的記憶。這段記憶對他來說有很大的影響,影響了他當時的功課,影響到他的生活,也影響他面向未來的坦然。在就讀大學時的一個暑假,他出了一個車禍,而車禍發生的那一段時間裡,屬於當事人自己才知道過程的那一小段時間裡,變成一段空白。彷彿是播放中的音樂,只有副歌那一段被忘記了,但是其他的部分都可以朗朗上口,而最重要也最需要釐清的那一環,就這樣消失了。他無法停止自責的心,而愧疚也持續的啃噬著內心深處的某一個角落。

那天,剛考完期末考,在那靠海的大學校園裡,暖暖的微風一陣一陣刮得人恨不得一頭栽進去,那種鬆弛而慵懶的懷抱。這天,班上同學騎了台機車,興奮地邀他同行,想找他一起沿著海岸邊的公路,享受好天氣時馳騁的快感。

他一口答應,但是又突然想到,他似乎還沒有駕照?他眨眨眼,跟同學說,人比較多,容易有警察的地方讓同學騎,而比較沒人的地方就換他騎。(年輕而單純的心,似乎只在乎罰單,而忽略了處罰的背後,真正該警惕的部分其實是安全……)

他想想,還是覺得不妥,於是又跟同學說,要練車的話,可以陪他在校園周圍的小路上練,但是要去海岸沿線的公路,就得讓有駕照的同學來騎。同學無奈的答應了。於是,在學校周圍繞了幾圈之後,他們上了公路,隨著海岸線的延伸,藍藍的海,藍藍的天,暖得要醉人的溫度和迎面而來的風,讓兩顆年輕的心,飛揚到最高點。

沿路上,兩個人大聲的笑,大聲的討論著系上的女孩,慢慢地,車子由海岸開始轉進山路,這個時候,海岸線的美麗雖然由樹影婆娑所取代,但是仍然未減損兩人輕鬆愉快的心情,隨著一個個坡道、彎道的優美流暢的弧度起伏,都讓坐在後座的同學興奮不已。

同學被他的高昂情緒所感染,那雙握著機車把手的雙手,似乎也越來越有自信,越來越得心應手,幾個轉彎後,他的記憶在一個下坡處停格了──在驚慌還來不及取代藍藍的天、暖暖的風、以及飛揚的笑聲時停格了──

當他醒來時,眼睛所見只有一片白,屬於醫院的白色,接下來看到的是母親和姊姊擔憂又關懷的眼神,他已經在醫院昏迷了五天。接下來的一週,他每天醒來的第一句話都問:「同學在哪裡?」

但總是一次又一次的被家人以「先把身體養好」給安撫下來。然而,那股不祥的感覺,仍然在心中漸漸的渲染開來。

就這樣,迷迷糊糊地的在醫院住了將近一個月,從同學、老師、以及學校教官主任的探望裡,他也不再繼續追問同學的狀況,因為到後來,他也分不清楚自己是真的聽話,還是想藉著沒有得到答案的不確定,來讓自己逃避心底已經知道的事實了。

一直到可以出院的前一天,姊姊才告訴他,同學已經走了,到達醫院沒多久就走了。儘管這是他已經預料到的答案,但是眼淚與難過還是流個不停,混雜著淚水的情緒,是一股深深的自責與愧疚,是自己騎的車,自己的手上葬送了一條年輕的生命?自己與劊子手有何差別?

從那一刻起,愧疚與自責便取代了出院的喜悅,並開始一路伴隨著他,伴隨著他康復,伴隨著他參加同學的告別式,伴隨著他開始下學期的學校生活,也伴隨著他一直到幾百個日子過後,直到來找我的這一天。

於是,我引導他回到記憶停格的那一刻,再一次地去尋找,當時發生了什麼事?漸漸地,彷彿模糊的照片開始聚焦了一般,他開始可以回到當時的場景了。

藍藍的天空回來了,暖暖的風回來了,飛揚的笑聲也回來了。

他又回到原本愉悅的那一天,也看到,在行雲流水般的經過幾個轉彎之後,自己膽子大了,後座的同學也更興奮了,就在一個下坡的彎道時,同學喊著,「快啊、再快一點、好好玩啊、再快一點!」耳邊高亢的語氣確實也讓他在一剎那間加快了油門。

然而,這樣的速度馬上就在他發現自己控制不住煞車時而停止,轉彎的下坡在重力加速度之下,使得車子更加難以掌控,握著把手的雙手因為緊緊的抓著煞車而顫抖。他的心一陣冰涼,然而後座的同學,卻完全感受不到危險即將到來的可怖,仍然愉快的大吼著。

耳旁的風聲呼嘯,兩側路樹景物急速的掠過,他的視線只能看到,因為用力過度而關節處泛白的雙手,灰色模糊的柏油路面上面,已經扭曲的雙白線漸漸模糊,最後停留在迎面而來黃黑斜線的路邊圍欄上。

非假日山路的冷清讓周遭一片寂靜,除了風吹樹葉的沙沙聲之外,只有落在遠方機車引擎殘存的低吼,他閉著眼睛,無法動彈的躺在路旁。不久,一輛小貨車停了下來,好心的司機用急促的聲音打了幾個電話。又過了沒有多久,救護車的聲音由遠方漸漸的逼近,這時,虛弱的他開始找尋同學。

他也看到了同學就躺在右前方不遠處,眼睛閉著,表情跟睡著沒什麼兩樣,只是,為什麼眼睛、鼻子、耳朵、嘴角都流血了呢??

救護車停了下來,先看了看同學,然後轉過來將他送上擔架,推進車裡。這時候的他,心裡卻在吶喊著:「先救我的同學啊,他流血了,先送他到醫院吧……」
沒有人聽到他內心的吶喊,只有救護車淒厲的鳴笛聲,規律的伴隨著絕望,一點一滴的從他身上的疼痛滲透出來。

到了這裡,他完整的重現當時事發的經過,他自責自己為什麼要在同學的鼓動之下加速,自責自己沒能將車子穩定好,也自責為什麼救護車不是先送同學到醫院?如果同學先得到救治的話,或許就不會離開人世了?

原來,那份自責與愧疚,早在這個時候便已存在他的內心深處了。這種根深蒂固的自責,讓我不得不暫時捨棄我想進行的寬恕療癒,而先將他往前世推進。


進入前世的第一眼,是一個戰亂的年代,場景是日本,時間點是日本戰國時代。隨處可見殘破的民房,有的形同廢墟,有的正冒著陣陣濃煙。他耳邊聽見的是日語的吆喝,還有四散奔逃、驚慌失措的人們所傳出的陣陣驚呼。

這一世的他是個日本人,一個穿著不起眼的古代日本男人。在紛亂不斷的亂世裡,他只是一個村莊裡的普通小老百姓,沒有各地群雄的野心,也沒有了不起的抱負,有的只有日出而作、日落而息的規律與認命。圖謀未來的野心與企圖,對他來說是一件遙不可及,高深莫測的學問。然而,儘管要求不多、儘管只求生活溫飽的願望是這麼的卑微,但是他仍然無法如願。

群雄的野心拓展到了他的家鄉,從鄰近村莊第一陣煙硝味升起的那一刻起,他就開始有了帶著家人東藏西躲的心理準備。這一天,大批騎著馬的日本武士終於進入了他們的村莊,壯丁們要帶著各式派得上用場的武器上前迎戰,老弱婦孺們則躲藏在家中噤若寒蟬,不敢有絲毫的鬆懈。

拿著鋤頭的他,在根本搞不清楚什麼狀況時,就被一個騎著高大褐色馬匹的武士給一刀刺死。騎在馬上的人威風凜凜,穿著鎧甲,拿著長長的刀往他胸前一進一出,就讓錯愕的他結束了那一世。

我問他:「當時對自己這樣的往生,有什麼樣的遺憾嗎?」

他回答:「其實,戰亂年代,有些事是身不由己的,就是遇到了也沒辦法。」

我再問他:「對於殺害你的人,有什麼地方你無法原諒他嗎?」

他回答:「唉,那也是善盡職責罷了,做該做的事而已。」

我再讓他去感受,當時那武士殺害他的時候心理的感覺如何?

他說:「雖然武士是奉命行事,但是對於向一個平名老百姓下手,似乎也有著一絲絲的遲疑。」

我讓他去看看,這位武士是不是他今生所認識的誰?

他第一眼就認出,那位武士就是他的同學,那位在車禍中往生的同學。

我問他:「那麼,今生你們用這樣的模式相處,是為了要告訴你什麼?」

他說:「當時的他身不由己,雖然聽命行事,但是在對手縛雞之力的老百姓下手時卻有著許多的不忍,於是,今生他選擇這樣的一個短暫的人生,就是為了跟我重新訂立一個良好的關係,不再是敵人,而是好友,一個他願意把生命交付到我手上的好友。」

說到這裡,我感覺他胸中的抑鬱似乎紓解了開來,年輕的臉龐開始有了光彩。


此時,我再帶他到事發的當時,

我問他:「去感受一下同學走的時候,對你的感覺是什麼?」

他說:「還一直停留在很愉悅的感覺裡。

我再問他:「當時的救護車,為什麼先送你上車?」

他答:「其實下一部車也隨後就到了,而且,因為看同學的狀況非常不樂觀,他們想先救比較可以救的。」此時,他的語氣帶著濃濃地黯然..

我再問他:「還有什麼不能原諒自己的嗎?」

他說:「呼∼覺得胸口整個鬆了開來了。」(釋懷地)

我再問他:「那麼,知道該怎麼做了嗎?」

他答:「我要好好的活下去,連他的份一起。」(堅定地)

到了這裡,我開始做結束的動作,看著他的釋懷,我也跟著感到一陣輕鬆。看著他的堅定,我也跟著感受到那股毅然決然。可愛的大男孩,加油!

本文作者/張淑瑤

摘自<回溯前世的記憶>

由春光出版社發行

服務條款|隱私權保護|轉載授權|免責條款|聯絡我們 
本站資訊僅供參考,不能取代醫師及醫療專業人員之當面評估或治療。   到網頁最上方

Copyright © lightweb.uho.com.tw All Rights Reserved By 優活健康傳媒(股)公司。疾病保健 | 健康生活 | 心靈療癒 | 女性話題 | 月子餐/小產餐
以上內容皆由各著作權所有人所提供,請勿擅自引用或轉載,並僅遵循 醫事法 醫療法 藥政條例《藥事法》、《食品衛生管理法》、《化妝品衛生管理條例》等相關規定,若有違相關法令請按<聯絡我們>,我們將以最快速度通知各著作權所有人且將本文章下架,以維持本平台資訊之公正性及適法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