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心光網首頁
    優活健康網心光網
文章聯播心光E報會員專區
首頁HOME>兩性關係>過去的傷口 持續性的壓力
》過去的傷口 持續性的壓力
◎ 圖文整理/心光網編輯部

記憶會持續,那是個人生命的事實。但虐待的記憶不一定會繼續傷害我們。我們透過哀悼的功課來提出、處理、解決和整合它們。悲傷的記憶仍然會留在內心,成為我們內心深不可及而無法摘除的碎片,但無論如何,它們將不再具傷害性。然而,童年的衝突,如同痛苦記憶中由前段關係製造出來的慘況,可能讓我們因爭鬥而創傷,經驗著創傷後的壓力,且對新的伴侶過於敏感。

當全新愛情的可能性來臨時,我們會帶著一直裂開的傷口。我們害怕把握機會去嘗試,且很難信任別人。我們可能表現出創傷後壓力症候群(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, PTSD)的徵兆,如以下所列:

無顯著原因的強烈焦慮。
持續且執著地回憶傷痛,不管是心理上或細胞(生理)上,通常帶著回憶的片段。
等待最糟的情況發生。
做跟原始痛苦經驗有關的夢或惡夢。
感受到原始的創傷彷彿在現今發生。
對任何象徵或使我們聯想到過去所發生的事件,產生強烈的反應。
以逃避、麻木、拒絕、解離或離開,來面對任何類似或重現過去創傷的人、地方或事物。
對物質或行為上癮,或是對一個人或信仰過度執著──這些都能幫助分散悲傷的注意力。

我們可以看到,在一段關係中掙扎時,這些同樣的因素如何出現。我們可能被虐待者羞辱我們人類尊嚴的記憶所煩擾。這樣的記憶不存留在我們的腦子裡,而是會飛濺到對伴侶的懷疑上,因為他們做了任何會讓我們想起過往的事,即使是無心的。過去不斷地遞出它的帳單,卻弄錯了債主。當我們睡在新伴侶身邊時,我們會夢到過去難搞的伴侶;在我們的潛意識裡,親近不只是個比喻。如同我們在前面所看到的,我們的腦袋會混淆過去和現在,導致對中立的事件產生強烈和戲劇性的反應。

創傷後壓力的問題在於,過去持續傷害我們,而我們感覺自己束手無策。透過研究它所表達的移情,可以幫助我們治癒某些傷口,但在這個過程中,時機是很關鍵的。如同在前面所看到的,只有在時機對的時候,才能在自己身上下功夫。我們知道,當我們準備好在那個方向踏出嬰兒的腳步是對的,不管有多彆扭或尷尬,不管誰在看著我們。

身體會找出一個平穩的狀態,它會在消耗或牽引它的壓力中找出疏解方法。所以我們在如嬰兒學步的啟蒙中並不孤獨,就像我們在學走路時,會有支持我們的意志前進。恐懼會讓我們絕望,不相信事情可能會改變。通常,我們對重複一段虐待或重複可怕過去的需要,會強過我們對一段健全關係的需要。這是正面的,假若我們相信「事情有先後」,那麼我們就必須先完結舊的事情之後,才能接觸新的事物。我們要先處理舊有的恐懼,然後當我們找到健全的親密關係時,才不致被過去所約束。

(本文作者/大衛.里秋)
(摘自/與過去和好/啟示出版)

服務條款|隱私權保護|轉載授權|免責條款|聯絡我們 
本站資訊僅供參考,不能取代醫師及醫療專業人員之當面評估或治療。   到網頁最上方

Copyright © lightweb.uho.com.tw All Rights Reserved By 優活健康傳媒(股)公司。疾病保健 | 健康生活 | 心靈療癒 | 女性話題 | 月子餐/小產餐
以上內容皆由各著作權所有人所提供,請勿擅自引用或轉載,並僅遵循 醫事法 醫療法 藥政條例《藥事法》、《食品衛生管理法》、《化妝品衛生管理條例》等相關規定,若有違相關法令請按<聯絡我們>,我們將以最快速度通知各著作權所有人且將本文章下架,以維持本平台資訊之公正性及適法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