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心光網首頁
    優活健康網心光網
文章聯播心光E報會員專區
首頁HOME>教養培育>教導孩子不要自我壓抑地去想、讀和說
》教導孩子不要自我壓抑地去想、讀和說
心光網 / 心光網編輯部

「不可以!你不准出去!」我媽媽大叫著。「這禮拜你被禁足了!」

突然聽到「禁足」這個字眼,我簡直是怒髮衝冠。媽媽怎麼可以禁止十一歲的男生和朋友一起騎越野腳踏車——尤其是在暑假期間!但是我違背了媽咪的命令,她要我兩點以前回到家,我卻一直玩到晚上七點。因為媽媽的禁足令,我氣得欲衝出房門,但還沒走到門口,手肘就被緊緊地抓住。

「不准出去!」媽媽用手指著沙發椅,說:「坐下!」我雙手交叉放置胸前,額頭糾起皺紋,轉向沙發椅,一屁股坐在沙發墊上。「好,」媽點點頭,說:「既然你不愛惜我買的沙發椅,那你不准坐,站起來。」
我們好像在玩搶椅遊戲。我轉了轉眼睛,站起來。媽媽抓住我的手腕

我們走過廚房,來到了飯廳。「坐下!」我從飯廳裡拉了一張椅子,噗通一聲坐下,眼睛盯著牆看,依然雙手交叉,噘起了嘴。媽媽從廚房抽屜拿出一隻筆和一張便條紙。「我有作業要交給你做。」

作業?我心想,學校的功課我已經做完了呀!她把便條紙和筆推到我面前。「你這麼聰明,」她微微露齒,笑著說:「一定有某種東西在你頑固的腦袋裡,才會讓你相信晚回家是件好事。」我歪頭注視著媽媽,她好像心生什麼妙計。

我拿起了筆,臉一沉,寫下所有的憤怒。我也不管是否有陰謀了,只是把氣出在紙上。我不停地寫。我把自己寫成主角、英雄;媽媽成了壞人和世界上小孩的敵人。當然,我用超音波武器打敗了惡魔。

我邊吃邊寫,一個小時後完成。媽媽讀了我寫的故事,她問我為什麼要把她寫得這麼壞。我聳聳肩,沒回答。眼睛還是盯著牆壁,嘟著嘴。令我驚訝的是,媽媽竟說:「我蠻喜歡這個故事,已經等不及明天晚上要再讀一個。」我咬住了下唇以免笑出來。見鬼了,真是瘋了!

不過我內心感覺竟出奇地好。我寫了一個故事——一個我從來沒做過的事——竟獲得媽媽的讚賞。隔天晚上,我又編出另一個故事。媽媽還是一個壞人,不過這次我用我的精神感召,讓她成了合作伙伴。

媽媽掃瞄我的故事一遍,不知暗地裡笑了一次還是兩次。她再度讚美我說故事的藝術,親了我的額頭,她的退讓使我軟化了態度。第三個晚上,我比平常提早寫完故事。後來腦海裡又跳出一個想法,我一時技癢,編出了一篇「名作」。筆尖輕輕敲打著紙張,幾分鐘內就創造出一個孩子自殺的故事。我曾在電視報導上看到青少年自殺議題,總希望自己有力量阻止這樣的悲劇發生。

悲傷的表情掛在媽媽的臉上。她讀完我的故事之後,抱住了我,並且說她愛我。我沒有要求她對這個故事表達如何的感觸,但她那光亮透明的眼睛說明了一切。那一夜我無法成眠,故事中的人物具體地浮現在我腦海裡,又好像在夢裡。我看到了他們的臉,聽到了他們的聲音,知道他們喜歡什麼、不喜歡什麼——每件事都知道。他們想從我腦海裡跑出來。還好,我早就把紙和筆放在床上,故事在我腦裡來回地激盪不已,我有更多的想法來寫媽媽。這次我為自己寫了一個故事。

接下來幾天,故事繼續寫著,我期待媽媽的評論,但我不用在她指定的時間寫作,我有很多時間在房裡寫作。腦裡一團想法,我可以創作我想要的冒險,就算被綁在家裡,我的心志也不會受限。

即使媽媽已經解除我的禁足令,我的大腦還是一團混亂——從我青少年時期持續著,直到我今天已經成人了,還是如此。在我腦裡的人物至今俘虜著我,直到我釋放他們為止——這一次,我用筆記型電腦來還他們自由。

我並沒有告訴媽媽為何在二十年前的那天,我會這麼晚回家。在鎮上的圖書館裡,任何人都可能迷失在百科全書、查理布朗、史奴比或冒險故事的奇妙世界裡。

現在的我沉浸在書堆裡,有時候媽媽在特別的日子裡也會幫我買幾本書。只不過我也會用手寫的方式,記下自己創作的長篇小說。即使腦筋一團亂,仍可引發創作的樂趣——感謝我媽給我的「作業」。~詹姆士.W.利威斯

本文作者/傑克.坎菲爾、馬克.韓森、黎安.席曼、芭芭拉.羅莫娜卡

摘自<心靈雞湯之母子真情話>

晨星出版社發行

服務條款|隱私權保護|轉載授權|免責條款|聯絡我們 
本站資訊僅供參考,不能取代醫師及醫療專業人員之當面評估或治療。   到網頁最上方

Copyright © lightweb.uho.com.tw All Rights Reserved By 優活健康傳媒(股)公司。疾病保健 | 健康生活 | 心靈療癒 | 女性話題 | 月子餐/小產餐
以上內容皆由各著作權所有人所提供,請勿擅自引用或轉載,並僅遵循 醫事法 醫療法 藥政條例《藥事法》、《食品衛生管理法》、《化妝品衛生管理條例》等相關規定,若有違相關法令請按<聯絡我們>,我們將以最快速度通知各著作權所有人且將本文章下架,以維持本平台資訊之公正性及適法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