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心光網首頁
    優活健康網心光網
文章聯播心光E報會員專區
首頁HOME>教養培育>也許,我們應該當更自私的父母
》也許,我們應該當更自私的父母
心光網 / 心光網編輯部

任何孩子的行為,都不可能停在只破壞別人的器物、只吵別人、只浪費別人的東西這微妙的界線上。造成這些行為的想法,一定會以另一種形式再回到生活裡, 來破壞自己的生活品質;以另一種問題模式來困擾父母。

Pony從羅德島傳來一張水彩畫送給我,粉色畫面上的母親正滿懷欣喜地敞臂迎接奔她而來的小女孩,那畫面,不借言語切中了我在部落格扉頁寫下的第一句話:

   ──只有非常幸福的人,才能在愛裡相遇。

是啊!哪一位父母親,在迎接新生兒的當刻,不是這樣的滿懷驚喜呢?無法相信在人世中,我們可以幸運地成為一個或幾個孩子的父母親,那至喜的相迎,就像Pony贈我的畫中情意一般;我們的愛,總是全心全意、敞臂張懷的。

我本以為,因為有著這樣的愛,所以就自然而然會懂得,什麼是對自己最好、對孩子最好的教養方式。但在當了二十幾年的母親之後、在經歷了大環境不斷的改變之後,我才越來越肯定,當父母也是一種功課、需要不停地學習與自我磨練。

因為天生敏感,所以,我總是常常從生活中注意到出現在身邊的一些教養問題。──他們不夠自私,這是我對新生一代父母最普遍的觀感。

比如說:去地下一樓倒垃圾的時候,我常常看到一位父親帶著兩個小小孩在騎單輪滑車玩。他們不只在停車場跑,更會沿著通往地下二樓的坡道衝。因為下坡的速度感很刺激,對孩子來說當然最喜歡,但無論多好玩,那危險是人人都看得到、想得到的。

那位父親顯然也不是沒有把危險這個念頭放在心上,但每次當孩子大叫著往下衝時,他也只是無奈地連名帶姓地喊孩子一次,以示盡了管教之責。這讓旁觀此景的我,心上總是隨著孩子下衝的速度而襲上一陣緊張與慌亂。我衝上腦中的想法是:他應該學著當一位更自私的父親;他應該把孩子最大的安全當成最重要的工作來維護;他應該假設,只要有一位車主以稍快的速度與急速下滑的孩子迎面相對時,他對孩子一時的寵愛就會變成無法預測的災難。所以,我怎麼想,總覺得他實在不夠「自私」,沒有把屬於自己真正的利益計算清楚。

又有一天,我的員工跟我說:「外面有三個媽媽很悠閒地在吃飯聊天,卻放著她們的寶寶在我們的走道上爬行,她問我:「這些媽媽難道不會覺得自己很自私嗎?她們讓每個經過的客人都得擔心踩到寶寶。」我笑了,搖搖頭對她說:「是不夠自私!」我接著跟那位員工解釋我的想法:因為這些媽媽完全看不到對自己不利的事,所以她們其實不夠愛自己。

沒有錯,地毯或許是很適合寶寶爬行的板材,而寶寶如果可以自由行動,媽媽們就得到短暫的輕鬆。不過,她們可曾想過,當客人從各處進來用餐時,鞋子可是踩過不同的地方,不管表面看起來多乾淨,也不可能適合讓寶寶在上面爬行。爬行中的嬰兒,常常撿到什麼就吃什麼,那用來觸地的手,更動不動就往嘴裡頭塞,萬一孩子因此生病了,媽媽們回家就是好幾天的折磨,這對自己有任何的好處嗎?如果是自私一點的母親,一想到這些,根本不會拿那一點自由的時間來換孩子生病的可能。所以,我覺得她們真正的問題是不夠自私、不懂得好好愛自己。

在生活中,我也常常看到父母任由孩子在公共場所搗亂、或為商家添麻煩,這時候,總會聽到有人用「自私」來批評這些放任孩子的父母。但我常會在想,「自私」最基本的表現應該是「愛自己」吧!把對自己有益的事做到徹底才叫「自私」,自私應該是一種「貴己」的想法。如果以此推論,讓孩子任意破壞環境的父母其實並沒有得到屬於自己的好處,所以,這不是「自私」的行為,而是一種教養的遲鈍。他們在損人當中並未獲利,甚至連這種觀察與自覺都沒有。

我相信這些父母心中是這樣想:反正是別人的東西壞掉、又不是我家的;反正,只是別人被吵、又不是自己受不了;反正,只是商家要清理,又不是自己要刷洗。就讓孩子去做他們喜歡的事吧!我為什麼要費心管那麼多。

也許,如果這些父母夠自私,他們就能夠想到,任何孩子的行為都不可能停在只破壞別人的器物、只吵別人、只浪費別人的東西這微妙的界線上。造成這些行為的想法,一定會以另一種形式再回到生活裡來破壞他們自己的生活品質;以另一種問題模式來困擾父母。

想想,這就是教養中遠慮與近憂的問題。父母既慮之不遠,其憂必然會出現在生活的大小面向之中。所以,我常常想勸父母,我們真的不必想到「體貼別人、關懷社會」這麼偉大的道德的命題才警覺到教育孩子的重要。就為自己吧!自私一點,為了不要給自己的明天添麻煩,孩子是一定要在生活中好好培育、規範教導的。

當母親這二十幾年,我對教養常常懷著珍惜的心情。總覺得在情感上自己雖然有足夠的愛,但真正能給身教或分享價值的機會實在寶貝,我一定要抓緊自己與孩子相聚的每一刻。

這種想法在六年前婆婆過世的病榻前,我已體驗過一次。那是我頭一次感受到生死一線相隔、親子被迫分離的真實;丈夫與我以子女的角度接受那愛的絲線斷裂時的無依。

三年前,我又在病床前送一位好友離開這個世界。他的兩個兒子恰恰與我們家的兩個女兒同年。那天,我是以父母的角度眼見當血壓表上的數字急遽下墜的一刻,親子之間不得不被宣告結束的幸福相遇。

所以,我了解Pony畫裡張臂相迎的愛意,並不是自己在人世間可以天長地久的擁有。

畫寄來的一個多月後,有一天早上我跟一位員工在工作中對話。她們五姐妹在年幼時父母車禍雙亡,我推算了一下,當時她只有六歲,對父母可有深刻的記憶?她說:「我還好,但是小妹那時才三歲,真的沒有很清楚的印象。所以,她常常跟我阿姨說,如果她夢到爸爸媽媽來找她,她要問他們說:『你們是誰,我不認識你們。』」聽這段話的時候,我正與她小小隔了一段距離,有好一刻,我不敢回頭,怕自己止不住的淚水無法解釋。

我希望小妹的話讓我永遠不要忘記,能在人世中緊緊擁抱孩子的幸福有多真實寶貴。

我希望自己很自私很自私地珍惜這樣的相迎:很自私很自私地把孩子的幸福與我的愛用生活緊緊地牽繫在一起。

本文作者/蔡穎卿

摘自<在愛裡相遇:做個好大人,給孩子一份沒有虧欠的愛>

由時報出版社發行

服務條款|隱私權保護|轉載授權|免責條款|聯絡我們 
本站資訊僅供參考,不能取代醫師及醫療專業人員之當面評估或治療。   到網頁最上方

Copyright © lightweb.uho.com.tw All Rights Reserved By 優活健康傳媒(股)公司。疾病保健 | 健康生活 | 心靈療癒 | 女性話題 | 月子餐/小產餐
以上內容皆由各著作權所有人所提供,請勿擅自引用或轉載,並僅遵循 醫事法 醫療法 藥政條例《藥事法》、《食品衛生管理法》、《化妝品衛生管理條例》等相關規定,若有違相關法令請按<聯絡我們>,我們將以最快速度通知各著作權所有人且將本文章下架,以維持本平台資訊之公正性及適法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