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心光網首頁
    優活健康網心光網
文章聯播心光E報會員專區
首頁HOME>靈性啟發>你被先入為主的信念騙了嗎?
》你被先入為主的信念騙了嗎?
心光網 / 心光網編輯部

羅柏.朗(Robert Laing)三十年前在他的書《經驗法則》(The Politics of Experience)中寫道:「一般人幾乎都是處在和真我疏離的情況」。艾倫.瓦茲(Alan Watts)在他的書《東西方精神療法》(Psychotherapy East and West)中引用了卡羅.瓊(Carl Jung)在1938年對一些內閣閣員的一場演講中的一段話:「我提供食物給乞丐,我原諒污辱我的人,我敬愛我的敵人,這些無疑地都是極高尚的情操,我所施予我最貧乏的一個同胞的,也就是我所施予主的。但萬一我發現我所有同胞中最貧乏的那一個,所有乞丐者中最可憐的那一個,所有敵人中最可憎的那一個,其實都在我自己靈魂之中,那需要我的慷慨施予的人其實就是我自己,我所敬愛的敵人其實也就是我自己,那我又該怎麼辦呢?」

讓我們想像一下,人類的狀態就像電腦軟體一樣由程式編寫而成,而許多人是被「負面思考」的程式碼所編寫,就像在馬戲團中的跳蚤一樣,我們已養成習慣去相信我們已被某個看不見的圓型屋頂所限制,我們都已被定義好了我們的身份、我們能飛抵的高度、以及所有與我們的人生規劃及健康等等有關的生命參數。我們都已自我設限卻全不自覺,我們都以我們自己設下的界限為榮而不管它們的真實性,也忽略了那些歷史上的聖賢豪傑、天才、各領域的開創者、以及那些英雄,其實都已告訴過我們必須忽視那些界限。我們深信我們懂得很多,只是我們不知道如何突破那些界限而已。

下面的圖中有九顆星星,試著用一隻筆,以連續的四條直線,連接這九顆星星的中心點,一筆劃劃完,筆不離開紙面,試試看吧,不用筆也可以,你也可以憑想像。

圖中有九顆星星,試著用一隻筆,以連續的四條直線,連接這九顆星星的中心點,一筆劃劃完,筆不離開紙面,試試看吧,不用筆也可以,你也可以憑想像。

試畫看看之後,你可以翻開下一頁的畫法。

看一看用四條直線一筆不斷,連接這九顆星星是多麼簡單的事,只要你沒去接受其中所暗示的界限的話。

如果你的思維像大部份人一樣,你大概想不到可以將線延長超越所謂的界限,而如果你的心裡根本沒有界限,那些被邊界限制住的畫法根本不會出現在你的思考裡,讓我們更進一步以一個故事來闡明這個觀念,這是個經常發生在我們身邊的故事,並且也就像這張圖一樣,背後含有很深的寓意。

想像一下你正造訪紐約,這是你這輩子第一次來到這個大都市,高樓大廈林立,這裡的天際是多麼令人驚奇,你來到一個有很多高樓公寓的區域,這些奢華的公寓,每一戶都有延伸到人行道上方的小陽台,這是個風和日麗的好日子,此刻你呼吸到的每一口空氣都特別的新鮮,你正輕鬆地漫步大街上,欣賞著你所見及所聽的一切,享受你所能感受到的一切,這是紐約,你已經聽說過很多有關這個城市的故事,不過你還是感到一切都是如此光明並令人愉悅,你正一邊走著,一邊想著你回到家後將告訴你的朋友的這一切。

突然,從一個在你上方的三樓陽台,一個花盆掉了下來並砸在你頭上,然後彈到了人行道上後摔得粉碎,你並沒有受什麼嚴重的傷,但你的頭非常痛,你頭上很快地腫了一個大包,你的頭皮有些嚴重的擦傷,當你用手去摸你的頭時,疼痛的就像火在燒一樣,然後你看到你手上有些許血跡,這突如其來的意外及疼痛激發了你的腎上腺素,你體內那古老的反擊/落跑機制開始作用,你腦中影響神經系統的化學物質也隨之跟進,憤怒之火燃起。你現在有一些選擇可以做。

你會怎麼做?

讓我們來試著探索一些你可能做的選擇──一些我多年來演講到這故事時常聽到的答案。你可以上樓,到那位在三樓的某間公寓門口,用力地敲門,讓他感受到你滿腔的怒火,但也許你會發現那個花盆的主人是某支美式足球隊的後衛,他的二頭肌比你的腰圍還粗,然後你可能會因此改變主意。

你還可以怎麼做?有些人可能會認為這是個機會,「我要控告這隻肥貓」,任何人把花盆放在陽台的邊緣,意圖讓花盆掉落砸到別人身上,都該被好好的教訓一番,「萬一砸到的是兒童或是坐在娃娃車裡的嬰孩怎麼辦?」──控訴程序很快就會有結果──雙方將庭外和解,這會教導他們以後都要更小心。不過腦震盪和頸部傷害,你可能已付出的代價,值得嗎?

你還可以怎麼做?也許,有些人會認為這個事件是神給你的一個徵兆,該是成為一個哲人的時候了,畢竟,這可能就是那帶來啟蒙的一擊,就像有的人在被雷擊之後就會得到一些超自然力量一樣,就像約翰屈伏塔在電影《第三類奇蹟》(PHENOMENON)中,擁有了幾乎無所不能的能力,就像在一瞬間獲得了全宇宙的知識。

你還可以做什麼?

威廉.詹姆士(William James)是美國實用主義的奠基者,什麼是實用主義?以我們的例子來說,即被刺激時可以在對你有意義的方面產生反應,有意義的方面又是什麼?有沒有可能,你可以從炙熱的人行道上把那些花撿起,然後請一個花匠幫你重新栽種?有沒有可能,你可以選一個很好的花盆,把那些花重新栽種後,將那些花還給他們的主人並向他解釋為什麼他獲得一個新的花盆?你可以這樣說:「你的花盆從陽台上掉了下來並砸到我的頭,花盆砸碎了在人行道上,所以我拿了你漂亮的花給花匠請他幫你重新栽種,這是你的新花盆,希望你會喜歡。」

所有你可以做的選擇裡,那一個可以讓你得到最好的感覺?在這些所有你可能會做的事中,你認為那一個可以讓你轉換那些影響神經系統的化學物質,讓你能夠避免那些反擊/落跑的本能,而轉向成長和喜悅?

布魯斯.立普頓博士(Dr.Bruce Lipton)是一位我很熟的朋友,他做了一個很好的比喻:一個政府現在有兩個使用預算的方向,一個是國防預算,一個是民生經濟成長預算,當它選擇國防,它就沒有機會成長經濟,而它若處在和平的局勢,它就可以將預算完全用來發展最好的民生經濟成長。如果你好好考慮一下這筆預算(我們之後還會再回到這個議題),並了解對現代人來說,反擊和落跑已被焦慮和沮喪所取代,而這種被激怒的狀態,即使非常的不健康,卻仍然很常見。焦慮和沮喪其實就是種警報的狀態(就像反擊和落跑),而大部份的人在每天生活中都有很多會被激怒的刺激點。

所以,有關這個花盆的故事的選擇,那一個才是最好的?答案應該已經很明顯了。但既然它是如此明顯,又為什麼它沒有辦法馬上被認同?以下是我的觀點,在一般類似這個花盆故事的劇情裡,信不信由你,其實我們心裡都有差不多的腳本。就像我們遇到路上任意變換車道的車輛時,或是遇到排隊時有人插隊一樣。為什麼我們總是無法看見最好的答案反而去選擇那些次等的?

當答案已是如此明顯,為什麼我們總是看不見它而要去選擇別的?

選擇?該這樣做?還是該那樣做?如果我看不見可以讓我淘汰掉那些次等答案的選項的話,我還擁有什麼選擇?更甚者,一個相信自由意志和選擇的人能完全對自己負責嗎?如同自由和民主,選擇伴隨而來的是責任,無論是自由意志還是言論自由,我們每一個人都有責任做出最明智的選擇並知道將會有什麼結果。

本文作者/艾登.泰勒博士

摘自<內在交談:InnerTalk自我覺醒技術>

由樂星文化出版社發行

服務條款|隱私權保護|轉載授權|免責條款|聯絡我們 
本站資訊僅供參考,不能取代醫師及醫療專業人員之當面評估或治療。   到網頁最上方

Copyright © lightweb.uho.com.tw All Rights Reserved By 優活健康傳媒(股)公司。疾病保健 | 健康生活 | 心靈療癒 | 女性話題 | 月子餐/小產餐
以上內容皆由各著作權所有人所提供,請勿擅自引用或轉載,並僅遵循 醫事法 醫療法 藥政條例《藥事法》、《食品衛生管理法》、《化妝品衛生管理條例》等相關規定,若有違相關法令請按<聯絡我們>,我們將以最快速度通知各著作權所有人且將本文章下架,以維持本平台資訊之公正性及適法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