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心光網首頁
    優活健康網心光網
文章聯播心光E報會員專區
首頁HOME>靈性啟發>戰爭最能考驗人性
》戰爭最能考驗人性
心光網 / 心光網編輯部

一九六六年從越南回來後,我在舊金山頭一次看到嬉皮。我也不懂他們在想什麼,更不知道為什麼我妹妹後來竟然選擇走上這兩種途徑──佛教與和平運動。

一九六八年時,就是越共採取春節攻勢、美國街道上出現示威之際,當時在家吃晚餐是一件很有趣的事。我爸媽透過和平工作團致力於和平,我的二位妹妹堅決反戰,而我跟弟弟則準備參戰。雖然我們尊重各自的觀點,不過在意見上難免有出入。我爸媽比較中立,允許子女有自己的看法。我比較不中立,我認為妹妹們只會做夢、是賣國賊,我認為她們交往的對象是逃避兵役者、是懦夫或嬉皮──當然不是﹁真正的男子漢﹂。雖然我愛我的妹妹,但是那幾年我實在沒有什麼話跟她們說。戰爭讓我遠離家人。

二年後,也就是一九六九年,我從美國商船學校畢業,接受加州標準石油公司(Standard Oil of California)的高薪工作,在油輪上擔任三副。這是很有保障的好工作,也是 我爸媽希望我從事的工作。不過,這種日子只持續六個月。

踏上參戰之路

我回到舊金山,看到嬉皮的「愛之夏」(Summer of Love)演變成一種吸毒和憤怒抗議的生活。我記得穿著軍服的我,被吐了二次口水,也想起那些留著長髮的男男女女們走到我面前拿花給我並說:「老兄,和平。」我認為這些人全都是懦夫、是輸家。我認為他們都錯了。當時的我覺得有義務要選邊站,我放棄加州標準石油公司油輪的高薪工作,自願從軍為國效勞。

當一切就緒,我從加州開車到佛羅里達州朋科沙拉,開始在飛行學校受訓。一九七一年時,我回到西岸的潘德頓營區接受武裝直升機駕駛訓練。一九七二年時,二十五歲的我再次造訪越南。這次,我是以海軍陸戰隊上尉暨武裝直升機駕駛員的身份來到越南。

我是基於許多原因才自願參戰。當時我在油輪上工作,被列為非國防重要產業人士,所以不必接受徵召參戰,但是我認為為國奮戰是我應盡的責任。另外,因為弟弟強恩也自願參戰,所以我當然也義不容辭要這麼做。最後,因為我想參戰,所以我自願參戰。那是我個性中不為人知的一面,我想要打仗。我想知道﹁殺人或被殺﹂是什麼感覺,也想找回十六歲時在電影院被槍指著我時的那種激怒。我想知道自己是不是有本事,這是我這個世代的戰爭,我可不想錯過它。

或許,這跟家父這邊的家族有武士血統、也就是日本文化中的武士階級這件事實有某些關聯。或許我相信自己必須維護家族的武士傳統。不管我當時獻身參戰的原因為何,我已經決定從軍,也認為自己正在實踐家族傳統。

不過,我還是很懷疑人類為什麼要花那麼多時間、金錢、技術和心力在殺戮上,可是我心裡很清楚殺戮是人的本性之一。綜觀整個人類史,戰爭這種事時有所聞,遺憾的是這種事日後也無法避免。

即使在歷史上,每個社會也都有武士階級。通常,武力較弱的文化就會被武力較強的文化征服。其實,武士的職責就是做好參戰的準備,藉此維持和平。

這是我不反對戰爭的說法,我支持和平,也願意為了和平而戰,或許對某些人來說,我的說法很瘋狂。為了存活,為了維持和平與繁榮,文明需要武士。每個城市都需要警察、消防人員、醫護人員、民意代表、勞工、專業人士、教育人士和企業人士,這些人就具有武士的本質。當別人只顧自己的死活時,擔任這些職務的他們,為拯救生命而戰──即使犧牲自己的性命也在所不惜。 

本文作者/羅伯特.清崎,芭芭拉.惠美.清崎

摘自<富裕人生的兩種途徑>

商周出版社發行

服務條款|隱私權保護|轉載授權|免責條款|聯絡我們 
本站資訊僅供參考,不能取代醫師及醫療專業人員之當面評估或治療。   到網頁最上方

Copyright © lightweb.uho.com.tw All Rights Reserved By 蓁傳媒股份有限公司。疾病保健 | 健康生活 | 心靈療癒
以上內容皆由各著作權所有人所提供,請勿擅自引用或轉載,並僅遵循 醫事法 醫療法 藥政條例《藥事法》、《食品衛生管理法》、《化妝品衛生管理條例》等相關規定,若有違相關法令請按<聯絡我們>,我們將以最快速度通知各著作權所有人且將本文章下架,以維持本平台資訊之公正性及適法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