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心光網首頁
    優活健康網心光網
文章聯播心光E報會員專區
首頁HOME>靈性啟發>天使荷賽司陪著我上學
》天使荷賽司陪著我上學
心光網 / 心光網編輯部

上學讀書對我而言是件苦差事,因為老師們大都把我當作遲緩兒。我第一次聖餐禮(First Holy Communion)是六歲那年在學校領受的,對多數愛爾蘭的小朋友來說,那是個非常特殊的日子,可是我卻過得糟透了。在教室練習領聖餐時,老師們會問孩子問題,確認大家都能順利回答教義,但他們對我卻不理不睬,因為他們認為「問了也沒有用!」所有孩子排成一排,一起複誦關於聖餐的內容時,我本來也坐在其中,隨後卻被拉到一旁去坐著。這讓我的小小心靈很受傷。所以當我坐在教室後面或角落的板凳上時,我問了天使:「他們不知道我也能回答教義問題嗎?他們連一次機會也不給我。」

到了聖餐禮那天,我終於在教堂堭げ丑A眼看就要踏上聖餐臺了,突然又被拉出隊伍,因為老師覺得那些較優秀的女孩應該排在我前面。

當然,也有人對我很慈愛。記得四歲時,有位我印象中稱之為莫德理妮的修女,雖然被告知我是個遲緩的智障兒,不過我能感覺到她明白事實並非如此。在課堂時,她會走到我身邊,問一些我能夠回答的小問題,然後笑一笑,摸摸我的頭。

但是除了少數人偶一為之的親切舉動之外,我始終是個外人。別人看得出來我與眾不同,就是不明白我怎麼回事。我生命的這個層面一直很艱難,至今仍舊如此。大家說我對世界太信任、太坦率,但我無法不如此!奇怪的是,要對一切真誠,包括所思所言,並對周遭的人坦率,真的是件難事,而且經常會被孤立。

時至今日,別人怎麼想我、看我,對我仍有極大影響。即使他們不認識我,不了解我在做什麼,還是知道在某種程度上,我就是不一樣。和朋友出門去認識新朋友,就算那些人對我一無所知,事後也說不出個所以然,還是會對我的朋友說,他們覺得我異於常人。要面對這一切並不容易。

不過,有位天使讓我在學校的日子變得好過多,他的名字叫做荷賽司(Hosus)。一天清晨,我往學校跑去,想追上原本一起走著的大女孩們,突然間,有個漂亮的天使躲在燈柱後方,對我做了個鬼臉。那天起,荷賽司幾乎每天早上出現在我上學途中。至今我仍然經常看見他。

當時荷賽司看起來像個舊時的老師,現在也沒變。他總是披纏著一件長袍,通常是藍色,偶爾會變換顏色;頭上戴一頂奇形怪狀的帽子,手堮陬蛘眸b,眼睛像星星一樣閃閃發亮,外表則像個年輕教授,充滿能量、權威和智慧。荷賽司一直是一個樣兒,不像其他天使那樣經常變形。譬如米迦勒,他通常以人形出現,有時候是受我之請,因為那樣我比較容易適應,不過他也隨著我們所在的場所以及要傳遞給我的訊息而改變型態。

對我而言,荷賽司是知識的代表。他外表嚴肅,也可以真的很嚴肅,不過他總能在我低潮時為我打氣。我在學校受到嘲笑,或大人聚在一起聊天,然後轉身看我的時候,荷賽司會安慰我,要我別理那些人:「他們什麼也不知道。」

一開始我並不知道這個天使的名字,他也沒有真的和我談話。荷賽司會出現在教室堙A模仿老師或其他孩子,或玩遊戲、做各種事情來逗我笑。有時回家路上,他會在校門口或對街等我。還記得第一次和他說話那天,姊姊去跳舞,提早離開,所以我得獨自回家。我慢慢離開學校,穿越遊樂場,朝大門走去,同時希望能看見荷賽司,和他說話。看見他在柱子旁偷看時,我開心極了。他敦促我加快腳步:「妳得趕在下雨前回到家。」

我在校門口停下來四處張望,確定四下無人後,詢問他的名字。

「荷賽司。」他回道。我咯咯笑了,蹦蹦跳跳從學校回到家,他也跟著我邊跳邊走。我只記得自己一路上笑個不停。

本文作者/羅娜•拜恩

摘自<我一直看見天使>

橡實文化出版社發行

服務條款|隱私權保護|轉載授權|免責條款|聯絡我們 
本站資訊僅供參考,不能取代醫師及醫療專業人員之當面評估或治療。   到網頁最上方

Copyright © lightweb.uho.com.tw All Rights Reserved By 蓁傳媒股份有限公司。疾病保健 | 健康生活 | 心靈療癒
以上內容皆由各著作權所有人所提供,請勿擅自引用或轉載,並僅遵循 醫事法 醫療法 藥政條例《藥事法》、《食品衛生管理法》、《化妝品衛生管理條例》等相關規定,若有違相關法令請按<聯絡我們>,我們將以最快速度通知各著作權所有人且將本文章下架,以維持本平台資訊之公正性及適法性。